归于尘土

活的,母的,想辞职的

一封信

发布了长文章:一封信

点击查看

不推荐,只给你

十二公民

两个证人,两段证言,一个证物,如果是你,能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吗?
如果是我,我不敢
看完了何冰的“十二公民”,十二个人在一间破旧杂乱甚至漏水的教室里讨论着一件看似板上钉钉的杀人案。
“楼下的老人听见了他们的争吵看见了那个富二代逃跑”
“对面的女人亲眼看见他杀人了”
“那个富二代没有不在场证明”
“那把凶器跟富二代丢了的刀一样”
一切都好像顺理成章,铺天盖地的新闻说了一遍又一遍,就等着把那个富二代判死刑了。多简单多明了,拿膝盖想的事情。
可是不,我们必须要好好讨论讨论,这当中是不是有不合理的疑点?“八号陪审员”坚持着开始了一场讨论。
疑点在哪?说动机,说证人,说证物。这期间,一次次的争吵谩骂,灯光变换,或明或暗,还有矛盾激化的一句“我要弄死你”背后的电闪雷鸣。
电影中我们可以坚定地相信着男主八号的观点,他是男主,他是对的,影片结局也自然沉冤昭雪大快人心。可是如果没有八号呢?谁来证明对与错,黑与白?靠膝盖吗?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它把一些特性压缩又带点夸张的在其中表现出来。歧视外地人的本地人,脾气爆裂的小市民,讨生活的小摊贩,有故事的纹身大佬,寻求真爱的“干爹”……台词有多有少,形象各个鲜明生动。前一秒还在对这个角色形象有所鄙夷,下一刻灯光变暖一个心酸故事几句道来,好一个生活!好一个艺术!
每一个新闻、热点的微博下,都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评论,它们观点不一,又都言之凿凿地表明自己的观点,有些话都已经被说成了烂梗。网络时代的信息大爆炸成了一把双刃剑,它让好的更远也让坏的更多。它让慈善变得容易也让造谣变得简单,它让关怀变得温暖也让伤害变得残忍,它让民众看得更广也让大家懵得更乱。
就在前不久的辱母案,新闻看似明了,群众义愤填膺,我却不敢有任何断言。之后看了暴走拍摄的一段相关话题讨论小短片,方才反应过来,我是不该有断言的,因为我什么都不了解,甚至连那个新闻链接都没有戳一下,而短片的最后也只是一场讨论就此打断,就如同那篇新闻一样没了下文。
这样的一段短文,你要我有什么观点,我大约是说不出来的,这也许就是我懦弱的地方,也是我现在胸闷的原因了

食肉记

不吃海鲜不爱鱼,不喜蔬菜总挑食,唯肉者,大善

心慕过朱自清先生笔下的冬日滚豆腐,“反穿的狐皮大衣”“等待着豆腐落下的酱油碟子”,悄悄说那篇文章在我心中是胜过背影的。

好像有些偏题不过我喜欢

后来我自然是没有吃过炉子滚过的豆腐,因为我遇见了火锅。肥牛肥羊油豆皮,鱼丸虾滑甜不辣,偶尔还要意思意思食上几口蔬菜,我爱吃肉的症状全面爆发!

这个月,甚至说这个学期,我那点生活费可以说差不多都花在了牙齿和伙食费上了。四月一号从帝都回来后我就没再正经尝过肉味,偏偏还有一对不正经的父母老是在吃饭的时候和我视频,【谁家吃饭要两道肉菜的,家常菜这么奢侈干嘛,连盘蔬菜都没,说好的勤俭朴素呢,导演这里有人不按剧本来】嗯,网络信号不好,回见了您嘞。

终于在莫名的饥饿了一个星期吃什么都吃不饱晚上做梦都是红烧肉快疯了之后,舍友把我带去恶狠狠地大啃了一顿 虽然我觉得大部分原因是我天天在那喊还老吃她们东西把她们整烦了呵呵还是爱她们


如图所示,大棒骨火锅,最爱的两样结合在了一起。火锅自不必多说,骨头肉绝对是我的心头好。若是要我回忆妈妈的味道,那必定是五花八门的骨头汤了,玉米土豆萝卜毛芋山药板栗,排骨扇骨腿骨老母鸡。大棒骨肉多量大,在铜火锅里煮得软烂味美,也不知店家是放了什么神奇的调料,即便烫手也让人舍不得放下。五十八一大份的猪骨已经让三个人吃了个八分饱,再看看旁边存在感分明的肥羊,我们感慨着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吃到这么美味有实惠的好东西了【想到这里我又赶紧夹了两块骨头以及决定毕业前一定要再多吃几顿】啊!其实我是想夸奖这个棒骨火锅超棒的!nice!!!

吃完最后一片肥羊,我终于放下了筷子,难得肚子有了撑到饱的感觉,一打嗝还能自己个儿悄没声儿的回味一下,嘿嘿>_<今儿是个好日子,老百姓儿都高兴

北京走一走

发布了长文章:北京走一走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北京走一走》

好难受

手被吊起来动弹不得的感觉,身上的伤口已经疼到麻木了。轻舔一下嘴角 "嘶”疼痛一直在提醒着猿门回忆不久前所面对的伤口的制造者,逃狱的犯人,也是猿门的兄长,五监前任主任悟空猿鬼。

“真狼狈啊,小一,没想到你也会被关在大牢里,还挺配的”

呵,原来最强光头也有今天,不过这样了也还能笑出来,该说不愧是搞笑番吗?

“啊,我干嘛要被你这只笨猴子说啊,手被吊着衣服还开了个大V领弄成这副色气模样的人可不是我啊”嘴上不留情可最强光头双六一心里还是在默默吐槽绑猴子的人的恶意,难道是德国骨科吗?不不不,冷静一点,这可是搞笑番啊。不过笨蛋猴子的身高和属性到是蛮有萌点的,傲娇健气什么的,啊啊啊要搞事情啊肯定是被前几天无意中混到25号新漫画里的几本宝井理人给洗脑了,等回去了一定要好好搜查一下。

若是以往,笨蛋猴子肯定已经连尾巴都炸起来了,如今嘴角的那点红还是耷拉着,最是亮眼的红色眼影也被血污沾染了,眼中的光亮却不曾暗去。呵,果然是笨蛋猴子,一点没变。双六一盘腿坐在地
上,双手被坚不可摧(并不)的手铐禁锢着,表情不见慌乱。反正,跟着自己来的那几个绝对不会安安分分地坐以待毙的吧,那么就先歇上几集看看这个色气,咳咳,笨蛋猴子也不错嘛。

毕竟,这可是个搞笑番啊